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潜山白癜风医院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19 17:04:51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潜山白癜风医院,河北白癜风遗传么,庄河白癜风医院,北京专看白癜风医院哪家好,文登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,烟台治白癜风的设备,平乡白癜风医院

张南家里的“吴宓书架”。

▲张南和女儿心一在西南大学吴宓雕像前。

  即使在寒碜、粗糙的土纸本中,他也淘出了“颜如玉”和“黄金屋”的感觉。曾获重庆晨报和精典书店评选的2004年“重庆市第二届十大藏书家”称号的张南,近日推出《土纸本谈屑》一书,厚厚一本,也是13年来他给自己和我们的一份书香厚礼。我们今天来说说他对民国文化名人、北碚西师老教授吴宓先生的研究。

  心一

  张南女儿现已12岁,叫“心一”,她从小就晓得:“我叫心一,和作家的妻子一个名字”,但不晓得是哪个作家;长大后,她才知道,那是老爸的偶像,曾在北碚西师教书的国学大师吴宓。

  张南最初发下通读《吴宓日记》的愿,是因为一次淘书的乌龙事件。“说起来又是缘分,我母亲原来在纺织厂工会工作,退休后西师美术学院聘她当脱产函授班班主任。2004年4月11日下午,春雨蒙蒙,我回西师看望母亲,之后去西师校外的废旧店淘书,淘到一套上世纪30年代川大出版社出的线装书《中国文化史》,我以为是吴宓的藏书,就买来20册《吴宓日记》找线索,后来证明不是。虽说闹了一个乌龙,但从此迷上吴宓。这一年,小女出生,为了铭记阅读吴宓日记的经历,我借用了吴宓夫人的名字,用‘心一’来给刚刚诞生的女儿命名。”

  先生

  “2009年春夏间,我买到一批藏书,幸运的是在书中,发现了吴宓的一张小字条,是上世纪60年代中期吴宓抄录的自己的一首小诗。后来又获得数册吴宓藏书,其中一册吴宓称之为‘西洋善本’,是吴宓在清华园时研读过,书中还留有先生用英文所写的批注。”

  张南的爷爷是一个木工,父亲是中学教员。爷爷给父亲做过一个小巧的红漆木书架。“后来我接收过来,立在写字台一角,成了吴宓书架,全部陈列有关吴宓的书籍,有四十多本书,已将书架上下两格全部占满,只要一看到这些藏书,我就会心宁神定,躁戾全无。它们丰富了我的内心世界。2014年10月,纪念吴宓先生一百二十周年诞辰学术研讨会在西南大学文学院召开,我受邀参加。从此,我开始步入吴宓研究的宏伟殿堂。”

  张南现已离开红光中学,沙区教育博物馆调他去搞筹建,张南还和坊间吴宓的粉丝和研究者打成一片,成立了吴宓读书会。“吴宓的关门弟子张永峰先生也在我们里面,他是吴宓1964级最后一批学生;傅宏星老师写过《吴宓评传》,是专家,也在我们群中。我们里头还有一个人很特殊——西师老教授、吴宓当年的助手江家骏老先生。他当年在重大读书,是吴宓喜爱的学生,现在89岁了,思维还非常敏捷,大家都很尊重他。”

  雅集

  吴宓怎样在新时代保持着自己的旧式文人生活,是张南很感兴趣的课题。这些年来,他梳理并写成《吴宓在重庆的三次雅集》,再现了老先生们的一代风雅。这三次雅集分别是“甲午(1954年)春分日慈溪(磁器口)雅集”“己亥(1959年)重阳鹅岭雅集鹅岭公园社集”和“癸卯(1963年)重阳重庆饭店补稧”。

  1954年春分磁器口古镇雅集,是他故地重游。“从1949年末到1952年,吴宓在磁器口生活了三年,当时他在镇上的四川省立教育学院任教,还在离此不远的重大外语系兼课。磁器口雅集是离别二年又回古镇,诗友重聚,一天内来回两百里,吴宓的心情是急迫的。他一口气作了三首诗。”

  五年以后,第二次1959年重阳鹅岭雅集。这次雅集,诗文之外,酒肉丰盛。“下午2:00入席,午宴,盖建之戚苏君在此主事,故得特备盛馔(鸡鸭鱼肉俱备,鱼肚席,值十五元)……然肴馔不如成都群力饭店远甚。进泸州大曲,宓饮两大杯。众客各交粮票,始得食米饭一碗,宓则自食所携二馒……”

  第三次1963年重阳重庆饭店雅集。虽称重阳雅集,但其实大大延后。这次雅集原定重阳沙坪坝公园开笔,但吴宓和好几位诗友因公或因病走不开,就延于10月27日在重庆饭店“补稧”,但“宓分韵,作诗,未成,只得二句云‘人生满七十,心如远行客’。”

  这是吴宓和诗友们最后一次公众雅集。

  上书

  张南还写了《吴宓的三次上书及其退休问题》。

  1975年9月,82岁的吴宓在一月内一连向中文系领导三次上书,申请退休。9月15日第一次上书“请求退休”:

  “按宓今年八十二岁(1894甲午年出生),右目自1969年患白内障(治疗无效),不能视物……自1975,即今年春夏之间起,左目视力大减退(医云:此是‘将亡死亡’之生理自然现象,不能再治疗)……宓不得不请求‘退休’伏乞查明批准,不胜感盼。”

  三天以后,9月19日,老爷子第二次上书,否定第一次上书,意思是不退休了。

  两天以后,9月22日,吴宓又第三次上书,否定第二次上书的内容,“宓既不能参加教学工作,则宓理应‘退休’,必须‘退休’。”

  最后,在西师上报的《工人、职员退休审批报告表》最后一栏“批准机关批示及核定应领退休费标准”中,张南看到的是“同意吴宓教授退休,其退休费按本人工资的70﹪发给”,并盖有有关部门的鲜章。落款时间为1976年12月16日。

  24天后,吴宓离开了生活了28年的重庆,回到老家陕西咸阳市泾阳县。但直到1978年1月去世,吴宓的户口仍在西师。在户口本上,他永远都是重庆居民,受北碚区公安局天生桥派出所和文星湾居委会管辖。

  文/图片翻拍 本报记者 马拉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渑池白癜风医院